BBC 英國廣播有限公司

到時鐘酒店尋找私人空間的香港戀人

2018年 2月 13日

到時鐘酒店尋找私人空間的香港戀人

喬納森(Jonathan)和菲比(Phoebe)跟香港許多年青人一樣,各自跟自己的家人同住。四年多以前,他在社交網站向她發出好友邀請,大家互相在網站上「讚好」對方的照片,開始成為朋友。

喬納森現時在一家私立大學讀書,菲比就在香港一家航空公司當空中服務員。兩人在四年前認識對方,在同一個地方做兼職,偶爾會一起逛街,兩人最後發展成情侶關係。但由於雙方家裏都缺少私人空間,偶然一次好奇,令他們開始了前往時鐘酒店尋找「私人空間」的習慣。

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香港的平均房價,差不多相當於一般家庭十九年的收入。喬納森說,他沒有想過買房,正如一般人不會想買蘭博堅尼跑車一樣。但他和菲比均異口同聲地說,他們始終喜歡香港,不會想因為房價太貴而離開這裏。

首次造訪

喬納森憶述,他和菲比第一次到時鐘酒店是在2015年,他們相約到酒吧喝酒聊天。「談著談著,我們就開玩笑說:不如去開房?反正沒有試過。」

他們後來到了同區的一家時鐘酒店。酒店的出入口在大街旁,他們找到酒店後,並不是立即登門造訪,反而在門外徘徊了半個多小時,在網上搜尋這家酒店的資料,想知道裏邊的環境怎麼樣。

「始終從沒有去過時鐘酒店,總是覺得環境可能會不清潔,或者,如果碰到認識的人會不會很奇怪。我們一邊走,一邊看其他人在網上分享的經歷,一邊上網搜尋資料。」

喬納森憶述,那天始終是聖誕節假期,即使差不多到午夜後,街上還是有許多人。「到差不多了,我們才鼓起勇氣走進去。」

他說,職員其實頗友善,問他們想租多長時間。但那次的房間其實很一般,還有一點兒香煙的氣味,連浴室的電燈也壞掉了。「它的裝修並不會令人感覺氣氛好好,對改善情趣也沒有幫助。」他說話的時候,身旁的菲比一直在附和著。

她說:「但那次其實我們都沒多理會,因為已經付了錢,總不能進了房間才說不合心意要離開罷!」

「心血來潮」的感覺

他們之後大多都會先在網上搜尋其他時鐘酒店的評價。但大多都是「即興」的,不會提早預約,因為預約的感覺「完全不同」。

「例如你忽然想吃一種東西,馬上去吃,便很高興。但如果要早數天預約吃拉麵,到時候那就只不過是一碗普通的面,而不是一碗我很想吃的拉麵。」喬納森說。

有些時候,遇到一些時鐘酒店比較繁忙,需要等一等才有房間可供出租時,他們便會離開,找一些不用等候的酒店,因為坐著等待「太尷尬」。

喬納森說他看過新聞報道,某一家時鐘酒店讓排隊等候的客人「一排排坐開,像坐火車一樣,大家盯著大家的後腦門」。「我經常說笑:這樣等著,如果我認識坐在我前方那人,那豈不是很搞笑?」

喬納森和菲比現在平均每個月到時鐘酒店一至兩次,每次消費約200至300港元。

對房間的質素,他們只有很簡單的要求:整潔、而且沒有香煙的味道。室內的裝潢等其他東西都不是首要考慮。

菲比認為,兩人的心情更重要。「反正,你只會待在房間裏一、兩個小時。」

「大家都想做這件事的時候,就算裝潢不太漂亮,影響也不會太大,」喬納森附和說。

「所以不如去一家便宜一點的,節省一點,錢留待下次再用。」

基本需要

被香港法院撒銷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游蕙禎2016年曾在一個公開論壇說,香港的年輕人的生活空間不斷被縮窄,連做愛的地方也沒有。外界對言論反應兩極,支持一方認為她說話「一語中的」,但反對一方認為她用語不大文雅。

被問及對這番話的感覺,菲比直接了當地回應:絶對認同。

菲比認為,這些年青人中一般的「打工仔」都是星期六、日休息,但與他們同住的父母也是在周末在家休假。「周末難得有時間去做這些事情(跟伴侶親熱),但真的沒有地方。」

香港政府每十年都會作一個全面性的人口普查。而政府在2011年發表的最新數字顯示,香港有94.6%介乎15至24歲的年青人與父母同住,比2001年的數字,增加約三個百分點。

「90後」香港年青人謝梓謙(Jenson),也同樣感受到這種空間問題的嚴重性。他認為,其實年青人和成年人都有性需要,只不過成年人大多有更多空間,而性需要又是一種很基本的要求。「年青人大多沒有太多的空間可言,只能等著家人甚麼時候不在家,才可偷偷叫女朋友到家裏親熱。」

「如果香港年青人連基本需要都無法滿足,那麼他們如何追求更高一層的人生生活?」

謝梓謙曾到瑞士留學,修讀酒店管理。回到香港後,去年九月與數名拍檔在香港尖沙嘴區開設一家時鐘酒店,客人大多是介乎18至25歲的年青人,當中大部份又是做工的年青人。

他說,他聽了游蕙禎的一番話,才慢慢發覺,香港年青人真的連一個私人空間也沒有。他和他的生意拍檔曾想過,香港其實並不缺乏可讓年青人開房的酒店。但謝梓謙認為,事情其實不是那麼簡單。

他說:「我和我的拍檔想到,酒店其實很貴。年青人剛剛到社會打工,不是那麼富有,可能只是一年一次或半年一次的紀念日、聖誕節之類才到酒店。」

「但其實,親熱,怎麼可能半年才一次?」

十九年不吃不喝

跟許多年青人一樣,礙於自己收入和房子價格的差距,喬納森和菲比沒有任何置業的計劃。香港政府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2016年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月收入是11,800,相比1997年只增加了7%。同一時期,香港房子的平均售價卻上升了75%,至2016年每平方呎售約11,000港元。

有調查計算出,一般香港家庭要不吃不喝十九多年,儲下來的錢才足以在當地購買一個普通單位。喬納森說,這價格誇張得「不切實際」,令人不會有任何買房的計劃,「就像一個普通人不會計劃買蘭博堅尼跑車一樣」。

他有些朋友礙於香港的樓價太貴,改在深圳鄰近香港過境檢查站的地方跟女朋友一起買房子,每天過境到香港上班。

問他會否仿效朋友,到深圳去住?喬納森坦言說,到深圳買房子投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居住而言「始終喜歡香港」。

說到這裏,菲比點頭同意:「還是喜歡香港,不會因為樓價的問題而搬走。」

No space for love in Hong Kong

2018年 2月 13日

No space for love in Hong Kong

Unable to afford their own place many young couples in Hong Kong are spending time in love hotels.

Couples are booking rooms for as little as one hour in order to have some quiet time with one an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