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生。活空間】大學生苦無性地 拍拖半年爆房50次

2019年 6月2日

【生。活空間】大學生苦無性地 拍拖半年爆房50次

牛牛和牧童拍拖半年多,開房半百次,二十已滿,性慾正在最旺盛的花季。談情說性也要錢,香港的土地問題威脅到房事空間,經濟能力有限的小情侶,花時間格價找相宜的時鐘酒店,在石屎森林中尋一片樂土。

男友家過夜 險被父母撞破

「試過星期六晚想即興去爆房,但走遍整個尖沙嘴,都找不到空房,上到酒店敲門,都說滿了。」女友牧童帶點欷歔說道。據2013年家計會對港人「性與城市空間」的意見調查,逾八成人認為香港性空間不足,七成人曾考慮在酒店或旅館度春宵。牧童和牛牛相識之初,曾在公園、海旁,甚至圖書館的自修室親熱,後來尋訪時鐘酒店,又面對價格昂貴、人滿為患的問題。頻頻開房,何不租屋?兩小口嘆租金飛漲,「一個星期開兩三次房,都差不多錢,甚至便宜一點。」

牛牛和牧童表示,提早預約時鐘酒店更化算。

父母提出前,想了好久他們會否不接受。」首次帶女友留宿過夜,男友牛牛戰戰兢兢,父母沒多說甚麼,兩人便當是默許。牛牛家住偏遠的新界舊樓,80呎房間與客廳僅一牆之間,隱約能聽到電視機聲音。房間堆滿衣服、雜物,小小床位就是天地。牧童一個月會到牛牛家留宿八至九天,她苦笑說:「尤其是對方父母,見到面時總是很尷尬、很赤裸。」她說,在男友家過夜並不自在,必須壓低音量,是一種性壓抑;試過兩人深宵剛完事,父母欲推門而進,男友牛牛一手頂着門把,免被撞破私密事。翌日起床一起吃早餐,大家故作無事,更感尷尬。

「這也是為何大家要出去開房,始終有個自由的環境。」據2016年政府統計,逾九成18至24歲青年與父母同住,時鐘酒店的需求量也日漸龐大。牛牛和牧童還是大學生,會把兼職薪水近三分一用來開房,其他消費如行街、看戲、吃飯相對少一點,「這些拍拖方式太公式化,反而試酒店會新奇一點。」因有即興開房吃閉門羹的經驗,兩人會提早預約酒店,價格有優惠。「我們通常選擇過夜,除開每個小時便宜一點。」他們說,試過最便宜的旅館過夜僅188元,但環境異常逼狹。

香港難負擔 去澳洲找幸福

隨着爆房次數增多,兩人在社交媒體開了專頁「Waddy and MooMoo」,分享酒店的用後感、價錢資訊等,供年輕情侶參考,更不時有性事的討論;專頁每日瀏覽人次過萬人,年齡層主要是90後。另一邊廂,也有90後看準商機,推出自助式時鐘酒店服務。

「香港的土地問題真是可悲。」羅曼美酒店四位90後創辦人之一Selena無奈說,一位夥伴正因自身經歷而構想開新型酒店,「當時未有房所以要等,排排坐爭凳仔,和其他情侶你眼望我眼。入了房差不多夠鐘時,姐姐打來說還有10分鐘,要準備交房。」另一創辦人Karen說,羅曼美酒店主打網上預約、自動密碼鎖,免時鐘酒店要排隊、面對櫃枱姐姐的尷尬。

牧童認為開房非長久之計,「預想可能試了一年,試到第100間時,會失去新鮮感,想有個地方安定下來。」兩人認為香港並非結婚置業的好地方,「在香港買一層樓,隨時要供三四十年,每月拿八九千元供樓。」牧童指,單是談6,000元起跳的租金,負擔已非常大。牛牛更說,大學畢業後考慮去澳洲發展,當地居住空間較大,牧童也考慮同赴澳洲。燈紅酒綠的時鐘酒店招牌背後,似乎盛載不了長遠的幸福,只有片刻的歡愉。

性空間不足 游牧小情侶變開房KOL

2019年 6月17日

性空間不足 游牧小情侶變開房KOL

牛牛和牧童年滿20歲,交往半年多,性慾正在最旺盛的花季。談情說性也要錢,香港的土地問題威脅到房事空間,經濟能力有限的小情侶,花時間格價找相宜的時鐘酒店,在水泥叢林中尋一片樂土。

「曾經在星期六晚上想即興去開房,但走遍整個尖沙咀,都找不到空房。」女友牧童帶點無奈說道。據2013年家計會對香港人「性與城市空間」的意見調查,逾八成人認為香港性空間不足,七成人會考慮在酒店或旅館度春宵。牧童和牛牛相識之初,曾在公園、海邊,甚至圖書館的自修室親熱,後來尋訪時鐘酒店,又面對價格昂貴、人滿為患的問題。開房頻率高,為何不租屋?兩人嘆租金飛漲,「一個星期開兩三次房,跟租房子差不多價錢,甚至便宜一點。」

首次要求女友留宿過夜,男友牛牛戰戰兢兢,父母沒多說什麼,兩人便當是默許。牛牛家住偏遠的新界舊樓,2坪大的房間與客廳僅一牆之隔,隱約能聽到電視機聲音。房間堆滿衣服、雜物,小小床位就是天地。牧童一個月會到牛牛家留宿八至九天,她苦笑說:「尤其是對方父母,見到面時總是很尷尬、很赤裸。」她說,在男友家過夜並不自在,必須壓低音量,是一種性壓抑;試過兩人深宵剛完事,父母欲推門而進,男友牛牛一手頂着門把,免被撞破私密事。翌日起床一起吃早餐,大家故作無事,更感尷尬。

「這也是為何大家要出去開房,始終都想有個自由的環境。」香港政府2016年統計,逾九成18至24歲青年與父母同住,時鐘酒店的需求量也日漸龐大。牛牛和牧童還是大學生,會把打工薪水近三分一用來開房,其他消費如逛街、看電影、吃飯相對少一點,「這些交往方式太公式化,反而去酒店會新奇一點。」因有突然想開房吃閉門羹的經驗,兩人會提早預約酒店,價格更優惠。「我們通常選擇過夜,平均下來每個小時便宜一點。」他們說,試過最便宜的旅館過夜僅港幣188元(約台幣766元),但環境非常狹窄。

隨著開房次數增多,兩人在社交媒體開了專頁「Waddy and MooMoo」,分享酒店的用後感、價錢資訊等,供年輕情侶參考,更不時有性事的討論;專頁每日瀏覽人次超過萬人,年齡層主要是90後。但兩人認為開房非長久之計,「預想可能試到第100間時,就會失去新鮮感,會想有個地方安定下來。」兩人認為香港並非結婚置業的好地方,「在香港買一間房子,可能要繳三四十年貸款,每月繳港幣八九千元(約台幣3萬多元)。」

牧童說,光是港幣6000元(約台幣24462元)起跳的租金,負擔就已經非常大。牛牛更說,大學畢業後考慮去澳洲發展,當地居住空間較大,牧童也考慮同赴澳洲。燈紅酒綠的時鐘酒店招牌背後,似乎盛載不了長遠的幸福,只有片刻的歡愉。

另一邊,也有90後看準商機,推出自助式時鐘酒店服務。「香港的土地問題真的很可悲。」羅曼美酒店四位90後創辦人之一Selena無奈說,一位夥伴正因自身經歷而構想開新型酒店,「當時沒有房間所以要等,排排坐爭凳子,和其他情侶你看我我看你。另一創辦人Karen說,羅曼美酒店主打網路預約、自動密碼鎖,免去時鐘酒店要排隊、面對櫃枱姐姐的尷尬。(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零售寒冬】撐抗爭時鐘酒店生意銳減 店東推優惠望齊渡難關

2019年 12月20日

【零售寒冬】撐抗爭時鐘酒店生意銳減 店東推優惠望齊渡難關

反送中抗爭在6、7月間以港島為主戰場,之後漸變成全港遍地開花,當中油尖旺一帶更是九龍區衝突熱點,其中尖沙嘴警署曾多次被圍堵,戰況激烈,8月初一名少女就在尖沙嘴警署外被射盲眼。兩年前一批青年人在尖沙嘴警署附近開設自助時鐘酒店,原本生意不差,但6月起因受連場示威及警方TG放題影響令生意大跌近半。為求自救,店主推出不同應變方法,包括光顧後到「黃色商店」消費可享優惠,實行互惠共贏,希望捱過難關。

記者:謝頌昕 攝影:麥超億

四個在瑞士修讀酒店管理的青年人,兩年前在尖沙嘴經營一間自助時鐘酒店,事緣他們2011年畢業回港,工作6、7年後想有點搞作,適逢其中一人曾有光顧時鐘酒店經驗,發現這門生意可為,就萌生開辦時鐘酒店念頭。他們在尖沙嘴物色了一個前身是賓館的單位,再應用賓館自助登記的概念,正如他們自我介紹:「90後管理自助check-in時鐘酒店,全程免尷」,免卻客人「排隊等開房」,和職員「你眼望我眼」的尷尬情況。

時鐘酒店選址彌敦道尖沙嘴警署附近,間了7間房,月租近4萬,連清潔女工和燈油火蠟等,每月總開支5至6萬元,扣除成本平均月賺3至4萬,每個股東分得1萬元。雖然「做落唔算好好搵」,但他們堅持只做本地人生意,不收內地自由行過夜旅客,免客人情到濃時被大媽高聲滋擾,破壞氣氛。

6月爆發反送中抗爭運動至今,尖沙嘴警署多次被圍堵成為抗爭主戰場,在警方TG放題下,時鐘酒店少了4、5成生意,勉強算是收支平衡,股東之一阿寶覺得像是白忙一場。她說,酒店7間房以往周末可做20多宗生意,如今只有10來宗,平日甚至只有個位數生意額,若遇上油尖旺區爆發警民衝突,更有客人臨時取消預約。阿寶指,雖然數字上只有幾宗預約生意被取消,但時鐘酒店本身的預約客就不多,連僅有的預約亦取消,對生意確有影響。

阿寶續指,時鐘酒店生意大跌,除地理因素外,他們主打客源是青年人,正是抗爭運動的主力,在大環境影響下青年人都沒心情作樂。其次,大型酒店都推出不同優惠應市救亡,客人或會寧願選擇貴一點,幫襯房間及廁所等設施較大及較舒適的酒店,而且酒店亦包早餐,較時鐘酒店吸引。另外,港鐵自10月起經常提早收車,亦令客人放工晚飯後趕着回家,打消去時鐘酒店這個餘興節目。

為應付逆境,時鐘酒店亦推出不同優惠,包括會員儲分、減價、贈品等,又鼓勵客人去「黃店」消費,憑消費單據可獲免費加鐘。採訪當日,記者甫進入酒店,就見到黑板寫了「香港人加油」,並貼上抗爭吉祥物Pepe青蛙,門口又有「良心商戶」的「認證貼紙」。說到「黃色經濟圈」的概念,股東之一阿B認為是一個互惠共贏的理念,讓資金在擁有相同理念的商戶之間遊走,互相支持。她稱不擔心黃色經濟圈只是一窩蜂熱潮,因為抗爭已歷時半年,抗爭意識已開始植根港人心中。

對於抗爭半年未止,阿B和阿寶都認為特首林鄭月娥要負上最大責任,如她一早肯撤回送中惡法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估計已有6、7成市民收貨,相信不會出現6.12鎮壓、6.16有200萬人上街,以及後來持續多月的示威衝突,令社會局勢不斷升溫。近月政府屢推措施,宣稱支援中小企,包括透過旅行社,向每名入境旅客資助120元,但阿B和阿寶指,他們的時鐘酒店未能受惠,而且所豁免的27類政府收費不過是小恩小惠,認為「半粒糖都冇」。她指,政府的措施始終沒觸及最重要問題:租金。她們笑稱,正期待李嘉誠基金會的應急錢計劃,若能拓展至服務業便會申請。說到最後,阿B和阿寶表示仍支持抗爭者,並叮囑他們要小心,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