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地提供

【單親媽媽】何婉盈任性當未婚媽媽 感人生犯兩大錯事:希望女兒以我為鑑

經濟日報 Topick

2020年2月12日

【單親媽媽】何婉盈任性當未婚媽媽 感人生犯兩大錯事:希望女兒以我為鑑

12年前何婉盈未婚懷孕誕下女兒,回望這10多年單親媽媽之路不易走,獨力教養女兒不假手於人。現在女兒初長成,雖然踏入反叛期,何婉盈與女兒仍然可以如朋友般相處,「惡」與「寵」之間要取一個平衡。

當年任性下當上未婚媽媽,婉盈未有後悔生下女兒,但希望女兒以她作借鏡:「如那男人不合適你,別跟他結婚生仔,否則會害了你。」

轉投金融界做股票賣買的何婉盈,在去年簽約環星唱片,而復出樂壇的她更將推出新歌。

當年在1991年參加港姐而入行的何婉盈,除拍劇及當主持外,1992年跟曾航生合唱一曲《再見亦是朋友》人氣急升,同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Elaine》,當年主打歌《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成為熱爆卡拉OK歌曲。

何婉盈復出樂壇。(湯炳強 攝)
何婉盈復出樂壇。(湯炳強 攝)

何婉盈為女兒再踏台板

何婉盈接受TOPick專訪,對於相隔28年重拾歌手身份,她謂唱歌是年少夢想:「雖然選港姐入行,不過我最愛是唱歌,為何不參加新秀?當年父母給我一個暑假的機會,由於港姐先行公開報名,所以揀了選美。」

3年前,何婉盈於《流行經典50年》與曾航生合唱《再見亦是朋友》,獲得普遍好評,而當日她再踏台板,全為了女兒。

因為女兒一直不知她是歌手,為讓女兒更了解自己,於是何婉盈決定再踏上舞台。

外遊增進母女感情

見外間對她在《流行經典50年》唱歌的反應理想,故何婉盈一試重返樂壇,而快將13歲的女兒也給予意見:「她聽過我的新歌,更說幾好聽。我心想:『你不太懂中文。』,另外穿衣打扮方面,她都有給我意見。」

因此何婉盈跟女兒聊的話題多了,增進了母女感情:「現在的小朋友,你要找話題跟他們聊。囡囡快將13歲步入青春期,開始關上房門享受私人時間,所以多點話題比較好,現在我都愛帶她外遊,這樣才可『困獸鬥』二人相處。」

不阻女兒拍拖

女兒快踏入反叛期,何婉盈要調校教導方式,不可施以強硬態度:「盡量以朋友方式相處,我要母兼父職比教困難,惡又是我,好人又是我,要取個平衡吧。我盡量跟女兒講道理,鬧得太過火也會跟她道歉,令她明白著緊的原因,你太擺出嚴母樣子,將來女兒甚麼也不跟她說。」

青春期開始情竇初開,何婉盈也跟女兒談論下這話題:「問她有沒有男生喜歡她,她會答:『有掛,唔知呢』。千萬不要阻止拍拖,否則她將來甚麼也不跟你說。」

無論多疼錫女兒也要放手,何婉盈計劃2、3年後安排女兒赴外國留學:「我也是15歲讀寄宿學校,如果不懂放手,女兒沒法獨立。年少時的我不懂做家務,寄宿後變得很獨立。」

打三份工賺錢養家

何婉盈當年在36歲時未婚懷孕,可是兩年後跟男友分手,起初獨力照顧女兒也頗吃力:「起初帶住她生活都好苦,當時囡囡只得兩歲,租間屋由零開始生活,當時覺得有手有腳不怕餓死,我有一份馬會公關的正職工作,加上在外接騷賺錢,之後轉做證券工作發展也不錯,曾經連踩三份工賺錢。」

為了跟女兒有個安樂窩,何婉盈於8年前趕快置業:「因為租了廿年樓,明白被人加租的苦況,一有首期就即入市,至少跟囡囡有瓦遮頭。」

任性下當未婚媽媽

縱然任性下當了單親媽媽,惟她沒後悔誕下女兒:「我疼錫囡囡比自己更多,她的生命比我更重要,但我是一時衝動去這樣做,自私地要她出世。」

她坦言,當年跟另一半的感情已不穩定:「大家已打算分手,因我快將是高齡產婦,心想:『如果現在唔生,唔知有無機會生。』,是一意孤行去做,完全沒計劃怎樣養大個女。」

13年來的單親媽媽路不易走,而女兒亦是生活上的動力:「她跟我很像樣,十足2.0版的我,比我更有義氣和重情。」

一生犯兩大錯誤

何婉盈直言人生犯了兩大錯誤:31歲那年「為結婚而結婚」,下嫁商人傅大全,但婚姻只維持了一年多;36歲那年意外懷孕當上未婚媽媽,「為生仔而生」。

她希望女兒可她為鑑,別亂以終生幸福作賭注:「跟女兒說將來不要犯這兩個錯誤,如果覺得那男人不合適你,不要跟他結婚生仔,因為會害了你。我幸運地遇到多工作機會,可以養育女兒,若果單親媽媽經濟能力有限,生出來是害了小孩。」

婉盈續說:「所有錯誤我都跟女兒說,希望她以媽媽作為借鏡,別要重蹈覆轍,我希望她結婚生仔,但要諗清楚及找一個對的人。」每個母親的願望,就是有人愛護自己的女兒一生一世。

地點:小房舍

記者:游艾維

【鐵漢柔情】妻患4期罕見癌不獲TVB續約 48歲硬漢林子博:有甚麼重要過老婆

經濟日報 Topick

2019年11月27日

【鐵漢柔情】妻患4期罕見癌不獲TVB續約 48歲硬漢林子博:有甚麼重要過老婆

甚麼是最重要?每個人可能有不同答案,林子博今年經歷兩場人生大轉變,結婚16年的太太Shirley確診4期罕見癌症,除了要遍尋治療方法外,家中重擔一下子亦由他獨力肩負,直到兩個月前,TVB又不再與他續約,前路好像頓然失去方向。難關一浪接一浪,林子博直言很難解決,但最重要的還是太太健康。

林子博和Shirley結婚16年,感情甚篤。
林子博和Shirley結婚16年,感情甚篤。

與Shirley幾經波折圓婚,林子博在2003年離開亞視,轉投東亞衛視,2008年東亞衛視停播後正式加入無綫做娛樂新聞主播,一做就做了11年。在知道不獲TVB續約後,他沒有感到不捨,只因習慣了轉變和離別:

許多人問我有沒有不捨得,我真的無,不是說我對這間公司無感情,而是我習慣了。這是我的工作,我不相信一份工可以做一世,除了政府工。

當下他只是在想怎樣跟太太解釋,打算一回家見到誰就跟誰說,10歲兒子知道消息後很震驚,問他可否隱瞞媽媽,又提議他可以扮上班。

我是家中惟一經濟支柱,不想把負能量帶給她,因為她已經很負能量,無奈我一定要讓她知道。

在兒子注視下,他終於開口跟Shirley坦白,叫她不用害怕,他會在外面接工作,經濟不成問題:

我跟她說,又不是未試過,以前你認識我不久,我失去了亞視的工作,一樣在外面接工作。我只是在安撫她,在那一刻有甚麼重要得過我老婆的性命和健康,錢算是甚麼?

Shirley在今年4月確診罕見癌症「平滑肌肉瘤(腹腔)」,換過2隻化療藥,短短半年間已做了9次療程。化療有許多副作用,其中一樣就是令她變得很虛弱,無法如日常般打理家務,走數條街就喘氣無力,目前也在尋找合適的藥物。

有醫生稱,內地研發了一款標靶藥,有病人試藥後腫瘤收細,建議她到相關醫院諮詢專業意見。問題是她行動不便,我們又不清楚內地求診程序,暫時都是要觀察一下。

Shirley起初在私家醫院接受化療時耗費不少,加上房租、日常使費,也令她感到徬徨:

只靠他一人支撐,我很害怕,情緒起伏很大。他儘量說一些正面話,但我是他身邊人,始終會很擔心。

看似重重難關在前,林子博亦有感到吃力的時候:

給難關我不要緊,不要堆在一起。一次過堆在一起,很難解決。這件事未處理好,又要面對另一關。

然而,林子博坦言自己並非長期陷於低潮期的人。凡事有兩面,難關過後可能是一個機會。

經常覺得自己低潮期就會不開心,我不是這種人。

林子博坦言,現時工作數量不多,但對於別人給他工作機會,已經覺得很好。他特別感謝高皓正,會定期上家中祈禱,又打造平台讓他約藝人做訪問,幫助他們一家度過一個過度期。而張衛健建議他,若未來太太康復,要幫助其他人,因此他也歡迎為一些非牟利組織辦活動,或想過出書分享經歷,為同路人打氣。                                                   

這段時間工作少一些,當多些時間陪老婆仔女,未嘗是一件壞事。我經常說,有甚麼重要得過家人?有時去到一些重要關頭,就會發現金錢、工作、名利,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記者:陳昊淋

場地提供:小房舍 Little Rooms

【生命鬥士】剖白確診罕見癌的200多天 林子博太太:從地獄逆轉到天堂

經濟日報 Topick

2019年11月25日

【生命鬥士】剖白確診罕見癌的200多天 林子博太太:從地獄逆轉到天堂

重病當前,並非人人能坦然面對。林子博太太董燕君(Shirley)數個月前確診罕見癌症「平滑肌肉瘤(腹腔)」第4期,Shirley聽到醫生講解病情無所適從,腦海只想到生命猶如在倒數。化療副作用帶來的外觀轉變,沉重心理壓力令她一度封閉自我,足不出戶,幸得丈夫鼓勵衝破心理關口,公開病情後更得到各方鼓勵支援。抗病路,自此不再孤單。

林子博今年8月在網上公佈太太Shirley病情,瞬間得到社會各界極大關注。訪問當天,Shirley帶著輕盈步伐而至,說話中氣十足,除了臉上戴著的口罩,幾乎看不出病容。

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有病。」Shirley起初平靜地憶述,去年開始感到身體抱恙,與家人到泰國旅行接連4天不斷嘔吐,在當地入院後再回港做檢查卻無結果,令她暫時放下心頭大石。

Shirley後來在家庭醫生建議下再做檢查,結果卻完全令人措手不及,今年4月,她確診罕見病「平滑肌肉瘤(腹腔)」。平滑肌肉瘤早期病徵較難察覺,可潛伏在子宮、腸胃、血管壁等由平滑肌組成的內臟組織,而Shirley發現時,癌細胞已擴散至肝、肺、胰臟、淋巴等器官,感覺猶如被宣告死亡:

確診後完全接受不了。因為除了嘔吐胃痛,我不覺得身體有不適,但報告一出來很誇張,醫生講結果給我聽,我聽完很像第二天就要死。寫的東西很恐怖,完全接受不了。

當下茫無頭緒、無所適從,醫生叫她做甚麼,她都做。在一個半月間4度入院接受化療,副作用令她備受煎熬。

我首先試了一線藥,打了3次針,副作用是整個眼眶凹陷,足足一個星期像骷髏骨,擔心自己以後也是這樣。

用藥後身體變得很虛弱,腫瘤也變大,換了另一隻二線藥,副作用更大。她形容,打完針後起初7天全身疼痛,感覺像是「24小時一直被人打」,頸部開始潰爛痕癢,嚴重脫髮,甚至連續痾血。

除了肉體煎熬外,治療費用也帶來沉重經濟負擔,終於令她壓力爆煲,有一段時間陷入憂心和抑鬱,經常躲藏起來,除了身邊幾個知道病情的人外,不肯見其他人。

有時老公叫我見朋友、打麻將,我都拒絕。不想被人知道病情,總之一路逃避,但不知道能避到何時。

當時Shirley很害怕,經常想自己是否在做夢,不想面對,也拒絕與人交流,不停上網搜尋病情資料,但因為是罕有病,網上資料很少。最令她難離難捨的,是結婚16年的老公和一對仔女。

受訪當日,陪同在旁的林子博聽到太太堅強地分享時,也透露太太患病後對家庭的不捨,

她在醫院跟我說,很不捨得我們。我說:「你這麼快就說不捨得」,她還很快就給我個人Facebook密碼。我就跟她說:「罕有不是一件壞事。」因為疾病罕有,就難找數據顯示這個病的普遍年期。

Shirley此時也忍不住抽泣,用紙巾輕印眼角淚痕,回憶在心頭間有千斤重。

我見她經常閃縮,出入也要去用後樓梯貨𨋢,但其實她外出時的造型,旁人一看已猜到她有病。

見到愛妻身心都受病魔煎熬,林子博狠下心親自替妻子剃光頭,又鼓勵她公開病情,大膽從心理到生理上,接受自己是患病的事實。

我跟她說不如公開病情,可能會有人提供意見。公開後的確不同了,大大改善她的情緒。

今年8月公開病情後,他們得到四面八方鼓勵,其中一名在2017年發病的同路人主動聯絡Shirley,跟她交流病情,令她的負能量得以釋放。林子博感謝對自己和太太雪中送暖的人:

有朋友介紹不同醫療方法和醫生,網民鼓勵也很感激,不一定關乎金錢,一句慰問都是一個能量。

在太太因病情隱匿期間,林子博在安慰妻子,更兼顧家務和工作,並經常在家中替太太打針,以提升白血球,成為Shirley最有力的依靠。

很感激他,他的支持是我的動力,我意志會好些。現在我會如常見朋友,照講病情。我知道我正能量一些,對整個家、對我的病也會好些。因為我負能量,他們都要花時間開解我。

Shirley至今心態有很大轉變,短短數個月,仿如由地獄折返到天堂般,相當反覆。

起初未公佈病情,常常覺得自己被離棄,之後感到社會很有愛,整件事逆轉,仿如地獄到天堂的感覺。有大家的支持,有時我也不記得自己是病人。

記者:陳昊淋

場地提供:小房舍 Little Rooms

阮民安為「癡線」太太收心養性拒偷食  曾經太愛自己無法愛人

香港01

2019年9月11日

阮民安為「癡線」太太收心養性拒偷食  曾經太愛自己無法愛人

阮民安(Tommy)這名字近日成為熱搜,但回顧過去討論區出現Tommy的名字,一片唾罵聲。「樂壇小強」,正面點想就是「踩唔死我」,實際上是人人喊打。「以前我的確不像人。」提及過去的負面評價,Tommy沒有極力掩護,反而坦然承認。當天的壞男孩,如今為人父,銳角磨平,初心不變,受盡白眼後,「我仍然相信自己。」

幕前:風光走到低潮

20不夠出道,當E-kids的《開始戀愛》唱到街知巷聞的時候,他只有22歲。成名得太快,輕浮仿佛是必然,「那時候,所有東西都唾手可得。」對於歌星而言,能擁有代表作是幸運,他把成就視作理所當然, 「我從沒想過會失去一切,即使真的失去了,個天都是應份還給我。」他就彷如典型的任性小孩,他要有就有,現在回望那個自己,「其實我以前真是_街。」說的不僅在事業上,還有愛情。「從前我很自私,只懂對自己好。」即使桃花不斷,他還是做不好「男朋友」這個角色。「因為太愛自己,根本無法愛你隔離那個。」跌過才會成長,失去才懂珍惜,俗套的一句,卻切切實實體現在Tommy身上。

「最低潮的時候想過死。」醉駕、「過大海」賭錢欠債被挾持,負面新聞不斷,壞男孩也終於嚐到了「貪玩」的苦果。即使想解釋,他一張嘴也消除不了鋪天蓋地的負評。一沉百踩,不少人對他避之則吉,Tommy的藝人生涯仿佛已經宣告死亡,這個「做乜都會死」的時刻,上帝為他開了一扇窗——遇上現任太太Eva。他將太太形容為「癡線」,其實是讚許,對方完全沒有機心,「只要對她沒有影響的事,她可以一概不理。即使報導把我説得十惡不赦,她也始終相信現實中認識的我。」於是,當Tommy提出合作的想法時,Eva毫無猶豫,一口答應。

幕後:委屈轉為甘心

太太是他的救命稻草,「條件這麼好的一個人,將自己完全交付給我。」;其實信心也是。「即使受盡唾罵,我仍然相信自己的能力。」2012年開始,他成為Eva的經理人,在背後替她出謀獻計,僅有一個原則,「一定要隱姓埋名,大眾一旦知道這是Tommy的主意,一切努力就會化為烏有。」太太獲得日本攝影大師米原康正垂青,於是順勢到日本出道,「我知道我的過去會影響到她的事業,Tommy的身邊人根本不會有任何發展機會。」放棄熟悉的香港市場,寧願到陌生的國度捱更抵夜,沒日沒夜地打拼,Eva終於成為今天網絡上知名的原宿女神,在Instagram上擁31.2萬名粉絲。而且不只是虛有外表的「KOL」,事業根基也是穩打穩扎,他不再渴求唾手可得的成就,而是與Eva腳踏實地去闖。「所以我不怕打壓、封殺,因為我們相信過去的努力不會是白費。」

過去7年,一個人處理相等於一間公司的工作量,幕後功臣卻不能邀功。從明星成為幫太太打點一切的背後男人,沒有不甘嗎?Tommy坦言「初時一定有。」剛到日本時,Eva與日本經理人公司開會,他只能站在門外靜待,「因為他們只會識Eva,根本無人把Tommy放在眼內,但明明自己過去也是藝人。」就如對着空無一人的舞台唱歌那般難受,然而,轉念也不是難事。「一次我在後台遇到日本最大經理人公司的老闆,當時他正為公司女藝人背着一袋二袋,滿頭大汗,那一刻我醒了。」大老闆幫藝人拎東西,香港一輩子也不會目睹的景象,「當刻就想『Tommy,你慳啲啦!』,之後就真的放下過去一切,從新開始。」

不變: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大人

今天的Tommy,宛如重生,成為人夫和人父,只是在心底裏,仍有一絲本來的面貌。「其實由始至終的Tommy都是反叛,只是表達方式改變了。」年少出道,早已見盡娛樂圈的陰暗面。就像早前他接受杜汶澤的網台節目《杜汶澤喱騷》訪問,Tommy談及E-Kids當年參加港台頒獎禮,臨門一腳,疑因為公司老闆偏心EO2而失落新人獎項,與頒獎台擦身而過。叛逆的他嚐過各種打壓,仍不願意學乖。

「看見不公還是要出聲。」從男孩成為父親,這種堅持更重要,難怪近日在街頭上總會看到他的蹤影。「如果今天我因為要賺錢,所以不發聲,他日兒子問起我,應該如何解釋?」立場可以人人不同,更重要是你有否爭取過。兒子呱呱落地那刻,他便一直問自己要做一個怎樣的爸爸,「千萬不要成為當日自己討厭的大人。」

全家福。(IG@tommyboy_ekids)
全家福。(IG@tommyboy_ekids)

雞蛋與高墻,他還是一如以往地選擇了雞蛋那方,「好想兒子會覺得爸爸是榜樣、是superhero,這樣的評價是多少玩具也換取不了。」看似稚氣的一句話,其實正正看到當天的阮民安,真的長大了。

 

記者:周咏詩

拍攝:呂榮棟、呂志豪

剪接:呂志豪

製作人:林芷欣、潘諾兒

場地提供:小房舍

【窮茫青年1/4】性空間不足變爆房KOL 兼職錢三分一用來開房「好過租屋」

蘋果日報

2019年6月1日

【窮茫青年1/4】性空間不足變爆房KOL 兼職錢三分一用來開房「好過租屋」

牛牛和牧童拍拖半年多,開房半百次,二十已滿,性慾正在最旺盛的花季。談情說性也要錢,香港的土地問題威脅到房事空間,經濟能力有限的小情侶,花時間格價找相宜的時鐘酒店,在石屎森林中尋一片樂土。

男友家過夜險被父母撞破

「試過星期六晚想即興去爆房,但走遍整個尖沙嘴,都找不到空房,上到酒店敲門,都說滿了。」女友牧童帶點欷歔說道。據2013年家計會對港人「性與城市空間」的意見調查,逾八成人認為香港性空間不足,七成人考慮在酒店或旅館度春宵。牧童和牛牛相識之初,曾在公園、海旁,甚至圖書館的自修室親熱,後來尋訪時鐘酒店,又面對價格昂貴、人滿為患的問題。頻頻開房,何不租屋?兩小口嘆租金飛漲,「一個星期開兩三次房,都差不多價錢,甚至便宜一點。」

「和父母提出前,想了好久他們會否不接受。」首次要求女友留宿過夜,男友牛牛戰戰兢兢,父母沒多說甚麼,兩人便當是默許。牛牛家住偏遠的新界舊樓,80呎房間與客廳僅一牆之間,隱約能聽到電視機聲音。房間堆滿衣服、雜物,小小床位就是天地。牧童一個月會到牛牛家留宿八至九天,她苦笑說:「尤其是對方父母,見到面時總是很尷尬、很赤裸。」她說,在男友家過夜並不自在,必須壓低音量,是一種性壓抑;試過兩人深宵剛完事,父母欲推門而進,男友牛牛一手頂着門把,免被撞破私密事。翌日起床一起吃早餐,大家故作無事,更感尷尬。

「這也是為何大家要出去開房,始終有個自由的環境。」據政府2016年統計,逾九成18至24歲青年與父母同住,時鐘酒店的需求量也日漸龐大。牛牛和牧童還是大學生,會把兼職薪水近三分一用來開房,其他消費如行街、看戲、吃飯相對少一點,「這些拍拖方式太公式化,反而試酒店會新奇一點。」因有即興開房吃閉門羹的經驗,兩人會提早預約酒店,價格更優惠。「我們通常選擇過夜,除開每個小時便宜一點。」他們說,試過最便宜的旅館過夜僅188元,但環境異常逼狹。

 

開專頁分享爆房資訊

隨着爆房次數增多,兩人在社交媒體開了專頁「Waddy and MooMoo」,分享酒店的用後感、價錢資訊等,供年輕情侶參考,更不時有性事的討論;專頁每日瀏覽人次過萬人,年齡層主要是90後。另一邊廂,也有90後看準商機,推出自助式時鐘酒店服務。

「香港的土地問題真是可悲。」羅曼美酒店四位90後創辦人之一Selena無奈說,一位夥伴正因自身經歷而構想開新型酒店,「當時未有房所以要等,排排坐爭凳仔,和其他情侶你眼望我眼。準備夠鐘時,姐姐打來說還有10分鐘,要準備交房。」另一創辦人Karen說,羅曼美酒店主打網上預約、自動密碼鎖,免時鐘酒店要排隊、面對櫃枱姐姐的尷尬。

兩小口認為開房非長久之計,「預想可能試了一年,試到第100間時,會失去新鮮感,想有個地方安定下來。」兩人認為香港並非結婚置業的好地方,「在香港買一層樓,隨時要供三四十年,每月拿八九千元供樓。」牧童指,單是談6,000元起跳的租金,負擔已非常大。牛牛更說,大學畢業後考慮去澳洲發展,當地居住空間較大,牧童也考慮同赴澳洲。燈紅酒綠的時鐘酒店招牌背後,似乎盛載不了長遠的幸福,只有片刻的歡愉。

 

記者:陳娉婷
攝影:劉永發、伍慶泉、蕭志南
場地提供:羅曼美酒店(IG:mansionghotel)、小房舍(IG:littleroomsbymg)